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湖南白癜风病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22:13:0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湖南白癜风病因,北京治疗白癜风多少钱一次,浙江白癜风传染么,江西白癜风专家,汉阴白癜风医院,滨州白癜风遗传吗,云南能否治疗白癜风

几年前,一本叫《繁花》的小说被导演王家卫买下影视版权,成为他继十年拍摄《一代宗师》之后,下一部预计耗时五至六年的电影。

小说开篇两句话就打动了王家卫:

“上帝不响,一切全由我定。”

书的作者金宇澄这么解释:

“有时候上海人不讲话,心里却已经有了态度。

什么事情都看得明白,但不一定非要点破。”

“很多上海小说可能受到张爱玲影响,味道都是女性的,

《繁花》却充满男性荷尔蒙,有上海男人的性感。”

——王家卫

《名人面对面》

面对 | 金宇澄

一个“不响”的作家

小说《繁花》面世之前,金宇澄在上海作家协会从事老牌杂志《上海文学》的编辑工作。20多年默默为他人做嫁衣,而在近退休之际,著下巨作,被称为小说界的“潜伏者”。

1952年,金宇澄出生在上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他的母亲毕业于复旦新闻系,父亲出自吴江古镇家族,早年参加革命,是上海的地下工作者。金宇澄说,在他的小说《繁花》里,主人公沪生、阿宝、小毛是军队干部、资本家、普通工人的后代。

“3人的经历我都有一部分,小说是组合,把现实打碎了再拼接。”——金宇澄

金宇澄一家

许戈辉:

一个编辑好像永远是藏在幕后。我们说句实话,如果您不是因为《繁花》您不会坐在我的对面。

金宇澄:

是这样,我这个写了这个小说之后得了奖这么几年,有很多作编辑的朋友很高兴,就是说实际有很多人确实是因为作编辑,做到后来他慢慢放弃了创作,因为有很多编辑他本身进入文学杂志他就是写作,那么里边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因为编辑是永远是挑剔的。

许戈辉:

(做编辑)会不会眼高手低,因为看到太多的好的东西也知道什么是不好什么是不好。

金宇澄:

是,就是种种原因使得你挑剔别人也挑剔自己,写作本是要是鼓励自己的,要看不起所有的甚至看不起所有的人,我写得最好,要有这种信心的。那么这个信心就没有了,这个一般来说往往有一些编辑到最后就放弃了,放弃作编辑。

金宇澄与王家卫

许戈辉:

所以大家评论《繁花》是一个意外,对您来说也是一个意外。

金宇澄:

是一个意外,但是同时我也觉得,从历史的角度来看,也不是说你永远保持一个写作状态,都要窥视好的,就是说有很多作者历史上的作者他写了很多书,到最后也可能是只有一本或者大家能记得他,所以这个是殊途同归,可以这么说。

许戈辉:

写《繁花》的诱因是什么?

金宇澄:

就是因为民间有一个弄堂网,这个弄堂网有一个朋友告诉我说,某某人在上面开了一个帖子,看了之后就觉得他写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,我想上海有很多无名无姓的人有一些生活也特别有趣,我也就开了一个帖子。

那么关键在哪里,关键就在于网上都是用一个陌生的名字,等于我顶了我这个名字这么多年,突然在网上变成一个陌生人,就感觉特别自由。就刚才我们谈到的问题就是说作为一个编辑对一个人的一个制约,这种环境全部没有了。

金宇澄手绘《繁花》中老上海地图

全文1500处“不响”

整部小说频繁出现“不响”多达1500余次,一问世却叫响文学界,一举摘得当年中国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第一名,之后又斩获了包括鲁迅文化奖、施耐庵文学奖、茅盾文学奖等系列大奖。

《繁花》讲述的故事横跨上海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九十年代,全书连首尾三十三章,阿宝、沪生和小毛则是贯穿首尾的三个主要人物。

金宇澄以大量的人物对话与繁密的故事情节,像“说书”一样平静讲述阿宝、沪生、小毛三个童年好友的上海往事,以十岁的阿宝开始,由一件事,带出另一件事,讲完张三,讲李四,以各自语气、行为、穿戴,划分各自环境,过各自生活。

妙的是,《繁花》整体结构分为两条线索的交替穿插运行,一条线从1960年至“文革”尾声,另一条线则自1980年到新世纪初。

吴侬软语的碎碎叨念中,不知不觉地勾勒出一副上海的清明上河图。

“我觉得在我们这个时代,一般意义的内心世界,大家都懂了,不必重复,中国人最聪明,什么都懂了,什么都可以不响,小说可以大声疾呼,也该允许我一声不响。”——金宇澄

金宇澄手绘《繁花》人物场景

许戈辉:

我觉得在您这个年代的时候上海经历了最有优越感的一个年代,上海人是瞧不起上海以外的一切人等的。

金宇澄:

没有,因为我当时在东北去了七年,实际上我深深知道上海人在外地朋友的心目中是怎么回事。上海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地方,虽然过去那段时间上海的影响力很大,但是同时它又对上海人有意见,因为生活方式各方面的不同。

这个也是后来写这个《繁花》我为什么要用上海话,为什么要写成这样的内容有关系,因为我要真正的告诉外地的朋友,上海是普通人家上海的小市民是怎么回事,其实和大家差不多,只不过是味道上稍微有点不同讲话不同。

许戈辉:

那你觉得上海人还有什么样的特质上海人自己在固守?

金宇澄:

我觉得没有,我觉得只不过是一种怎么说,上海人有一些方面到也不是他不是有意识的固守,他就是一些规矩或者一些城市的对城市这个生活概念的这一块东西。

一般的认为城市是一个好像人很孤独,城市对于人来说不像乡村那么有亲近感,好像我们固有的一种想法,但是我要说明的是什么呢,实际人和城市也是亲近感。但也因为是我们中国是一个说起来是一个农业国家过去,因为它农村的这个面积特别大,那么现在也是到了要强调城市写作的一个时代。

许戈辉:

有人说您是俗文学,俗文学也是纯文学,大俗它就是大雅。

金宇澄:

对,因为文学本身是一种就像美术和音乐一样,它的个性特征是最重要的,所以我有时候经常很困惑,我觉得单单只有文学这个好像大家都一样,都在讲一个故事,没有什么形式上的形式感,语言的特点。

你比如说如果一个画画的或者一个搞音乐的,我写的这首歌和你差不多我肯定没没脸见人了,我画的画我再跟你差不多,我肯定要有个性,所以文学你看音乐和美术已经走到现在已经那么大的变化了,但是文学的步子还是比较缓慢。

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可以治疗白癜风的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