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哈尔滨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6:07:2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哈尔滨白癜风医院,宁夏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四川根治白癜风的仪器,云南能不能治白癜风,对白癜风的治疗埋线有效吗,北京医院皮肤科治疗白癜风,潍坊治白癜风的中医

“小子不爱花”,这是童年时受幼儿园老师“训诫”时听到的一个“警句”。当年为啥被“训诫”早就记不得了,但这句话却深深刻印在心里,以致影响到我后来的审美取向:即男子汉爱花是不好的,爱花是女孩子的专利。也正是这个偏执的观念,使我几乎变成一个“花盲”,自然也忽略了孔夫子两千年前“多识鸟兽草木之名”的教诲。但是,爱美既是人之天性,则美艳如花者,自然也是人见人爱,又岂能以男女设限呢?年纪渐长,我越来越觉着当年这个说法其实是个误导,真不知耽误了多少赏花的眼福。

当然,赏花是需要闲暇和心境的。年轻时整日无片刻之闲,学本领奔事业忙家庭,一分钟恨不得掰成两半使,哪里顾得上看花呢?如今,年近花甲,闲暇时间日渐充裕了,闲情也就自然萌生了。只可惜,很多花都叫不上名字。

我在深圳已住了二十多年。岭南一年四季都是郁郁葱葱,花事繁盛。身在其中,反倒不太在意花期的往复,这大概也是一种审美疲劳吧。今年春天,我去了一次重庆黔江,随后又被朋友邀至成都小住几日,再飞回北京家中与妻女团聚。这种从南向北的反季出行,倒像是一次追逐春天脚步的赏花之旅。对我而言,目之所见心之所想,自然与置身南国花海之中迥然有别了。

黔江位于武陵山区,群山环绕。我们住的濯水古镇,满山都是黄灿灿的油菜花,真是开窗亮眼,花香入梦。那天,我与几位同仁在古镇街头闲逛,只听得同行的一位一声惊呼,大家抬眼望去,原来是一树白花从古屋的缝隙中横斜而出,着实“惊艳”。我凑上去一边拍照一边问:“这是什么花呀?”旁人带着几分惊异瞄了我一眼:“白玉兰呀,您连它都不认识?”我有点尴尬,答道:“我看着也像白玉兰,可它开得太稠密了,我就怀疑也许是别的花了……”那位惊呼的同仁则显得十分兴奋:“现在是玉兰花最好的花期,让咱们赶上了!”

在成都时,在峨眉山下伏虎寺赏兰。在我的印象里,兰花都是枝叶纤细,花似柳眉。而这座寺院里的兰花,却是枝叶繁茂,花朵硕大。如此繁盛的兰花,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朋友告诉我,伏虎寺并非旅游旺地,游客不多,不过当地人却喜欢来此赏花品茶。我们在这幽静的庭院里半日流连,远望云影山岚,近观花团锦簇。

回到北京,已是深夜。翌日清晨,拉开窗帘,却惊异地发现:满园春色破窗来。顿时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,趁着朝霞光影,匆匆下楼,看花去也!

我所居住的这个小区,不光花多树多,而且一条条小径摆布得恰到好处,树影重叠,花枝掩映。说实话,对这些小径我是十分熟悉的——这些年,家里一直养着一只小狗,名叫莎莎。我被委派专司遛狗之职,几乎每天早晚都要跟着莎莎在院子里转悠半天。不过,当时关注的只是狗狗的“方便”之事,故而低头多看路,抬眼少观花。今日却不同了,独自穿行于花径之间,嗅着无名的花香,沁人心脾。觅香而行,路移景换,却只见繁花照眼,花树迎人。满眼皆是嫣红姹紫,柳绿鹅黄。晴光穿丛斜射,石径碎影斑驳,微风徐来,花枝摇曳,好一幅芳园春景图也!

更令我开心的是,细心的园丁们还为许多花树挂上了“名牌”,上面写着植物的名称、种属、产地和习性。这对我来说,不啻是一页页鲜活的“扫盲”课本。我近前去把“名牌”一一拍下来,然后图文对照,看图识“花”——哦,这是榆叶梅,这是紫叶李,那是西府海棠,那是八棱海棠,紫红的是碧桃,金黄的是元宝树……真好,花不厌多,学不宜迟——孔老夫子,晚生虽说后知后觉,毕竟今日也来“多识鸟兽草木之名”啦!

正当我全神贯注拍图认花之时,花径上又来了一老一少,老太太坐着轮椅,一少妇推着她边走边聊。少妇说,赶着今儿天气好,快麻利儿地推着您来看看,再晚,花就都谢了。老太太说,是啊,我前几天从窗户里看着,这几棵樱花树还有好多花呢,今儿一看,全掉光了。少妇说,可不是,您瞧这树下边,都是碎花瓣,真是太快了……

怎么,这园子里还有樱花吗?我随着她们的话音儿寻过去,果然找到两棵挂着“名牌”的樱花树,然而,那树上已然花事凋零,只留下满地落英碾成尘了。花期之短暂亦如人生之须臾,想到这,眼前的一株株花树仿佛幻化成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它们身姿绰约,婆娑迷人,此刻正尽情释放着自己的生命活力,尽力展现着自己最曼妙最动人的青春。然而,它们其实更深切地知道:眼前的所有美丽和繁华,很快就将逝去。惟其如此,它们才不肯荒废春光所赋予的一切机会,不忍错过这宝贵的花期。

想着想着,脚步慢了下来,目光停了下来,心底竟涌起莫名的感动。或许,这就是杜甫所谓“感时花溅泪”的心绪吧!如此地与花对视,我曾经有过吗?哦,有过的。十多年前在扬州,我第一次在南方过春节,寒冷远远超我这个北方人的承受力。可就是在那样天寒地冻的日子里,我第一次看到了迎风怒放的腊梅花,孤独的一丛,身上披着残雪,在寒风中簌簌发抖。在那个瞬间,我竟被它感动得热泪盈眶。那是一次难忘的对视,我从腊梅身上,看到了一种力量一种精神一种人格。而今身处花丛,对视春花,竟唤醒了尘封多年的记忆。问花期几许,堪负流年?这是在问花吗?显然不全是。这是在问人,也是在自问。逝水流年,不舍昼夜,我们该如何驾驭自己的生命之舟,在这短暂的花期里,尽情尽力地绽放出属于自己的那份曼妙动人的美丽呢?

手机屏幕“休眠”了,黑屏的反光照见了我的苍头白发,与身后的花树恰好形成反差极强的对比。我蓦然醒悟刚才的那些想法,确乎是十多年前的旧梦了。如今的我已然步入人生秋景,春秋代序,前尘梦杳,赏花观景或许不再需要那么多感悟和忧思了吧!

回到自家楼下,我特意绕到那棵不知名的小树下,跟小狗莎莎打个招呼——去年秋天它因病而亡,骨灰就埋在这里。鲜活的小生命转瞬间就泯灭于无形,但愿它在花树丛中能够安息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福建能治白癜风的偏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