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四川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6:07:0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四川白癜风,济南白癜风能治疗吗,可以治好白癜风的仪器,嘉模堂白癜风医院,德州能否治好白癜风,昭苏白癜风医院,龙口白癜风

《须静斋云烟过眼录》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,2000年3月版

  近读姑苏潘家《须静斋云烟过眼录》,发现不少与过云楼有关的旧事。过云楼创始人顾文彬曾为此书多次做注,可见关注。

《吴中先贤谱》所载潘世璜像

  《过眼录》作者潘世璜,出身苏州“贵潘”,潘奕隽之子,状元潘世恩从弟。《过眼录》即潘世璜记录家藏书画碑帖及父辈亲朋、同辈好友交往之乐事小册。书由潘世璜之子潘遵祁从父亲日记中摘抄相关记述汇编而成,后孙辈印于宣统三年,文中多次出现了费念慈、沈树镛、顾文彬等人按语,叙述所记书画之去向及考证。在此仅录有关过云楼段落。

  壬申七月三十日,荛圃携示元五大僧字卷及姚公绶汉阴园味诗卷,俱佳。元僧卷后有二林居士跋。

  (元五大僧字卷,今藏海盐陈君良斋处。季春月初,良斋来过,灯下展阅,惜匆匆不及细读。辛酉夏五月,沈树镛识。念慈按:五大僧卷,后归艮庵师。)

  做注者沈树镛、费念慈皆为江南一代名家,既精创作也富收藏,其中费念慈后为怡园画社成员,与顾文彬之孙顾鹤逸交好。从按语中可知,《元五大僧字卷》曾流转多手,最后归了顾文彬(艮庵)。顾文彬在《过云楼书画记》中还专门对该卷三位作者做了续考。

  丁丑正月十三日,荛圃来,示吴玉松题所藏《汉阴园味卷》。……书贾钱景开云:“城东顾氏藏有祝京兆手钞志书,吴枚庵跋谓,其笔法浑厚宽展,为京兆亲笔无疑”。当或然也。(念慈按:顾氏藏祝希哲写志书,是《兴宁县志稿》二册,归艮庵师。今在虞山相国师家。)

  此段中涉及的《兴宁县志稿》成为过云楼的一个特别收藏,顾文彬在《过云楼书画记》“凡例”中称:“敝箧中黄大痴手书《书理册》,祝枝山《正德兴宁县志》手稿,铭心绝品,亦断种秘本也。故《钦定四库全书提要》俱未收入。”其后,顾文彬又对两册志书详作考证,即有对本书内容的考订,亦有对祝枝山经历的追溯,并对版本本身作了阐述,还考出了此书原藏王麟洲家。此书在解放后由顾文彬曾孙顾公硕先生捐赠了博物馆。

  戊寅九月二日,至孝友。……又见杨补之《梅花卷》,为范伯端作。一未开,一欲开,一盛开,一将残,凡四幅。各题四词,并书于后。书、词、画,可称三绝。后有柯丹邱追和四词,并工绝。系宋商邱故物。外舅云,以二百八十金得之外家顾氏者,盖神品也。(《四梅卷》今藏三松堂。)(念慈按:补之《梅卷》,后归李眉生丈,筑四梅花馆藏之。今为顾鹤一所得。)

  《四梅卷》后藏于潘家,三松堂即潘世璜父潘奕隽的室名,顾鹤一即顾鹤逸。早在顾文彬时代,此画就归了过云楼,顾在《过云楼书画记》有记,“《杨补之四清图卷》,卷尾潘西圃编修家藏物,近岁始归于余。”西圃为潘世璜子潘遵祁的号,其苏州旧宅亦称西圃。顾文彬与潘世璜年代不同,似无交集,倒与其子潘遵祁交好,同为“吴中七老”,常组织雅集聚会,诗歌唱酬,闲赏丹青,潘遵祁曾在《西圃续集》详记《吴中七老图》渊源。迄今,顾家后人仍持有吴中七老图,可知潘世璜书中顾文彬按语应是潘遵祁所邀。

  己卯十二月十二日,侍大人同少峰至其令甥缪氏观所藏书画。缪氏昆仲出见,为松心先生令孙。所观……又苏文忠《与谢民师札》,前半缺,后有娄子柔补书并小楷跋。苏书真赝难辨,而娄跋小楷则甚精,思翁、眉公二跋亦佳。(苏文忠卷,余于壬戌得于海上,风骨端凝,墨色如漆,审为真迹无疑。癸亥午日,顾文彬记。)

  日记中缪氏应为寓居吴门的缪遵义,号松心,缪精于赏鉴,家藏元、明人画极多,缪遵义于乾隆二年入进士,后因母亲患病,究心医学,与叶桂、薛雪并称“吴中三名医”。医著颇丰。《与谢民师札》后归顾文彬,《过云楼书画记》中考证了这一书作,并对此书来龙去脉做了简介:“初为缪文子收藏,后归齐梅麓。徐紫珊常借摹上石,最后为吾吴程心柏所得,乃以售余。近刻《过云楼集帖》,复与《祭黄几道文》并寿于世”。可见顾文彬将其收藏后公之于天下了。

  壬午四月二十五日,答梅麓。舟中观所藏米南宫书宗室崇国公墓志,(名世恬,字静之,谥孝恭。郑居中撰。)小行楷真迹,绝佳。后有袁人袁桷、邓文原、揭宏、柳真跋;又郭天玺跋,已剥蚀,无款;又有陈眉公跋。……(米南宫卷,亦于壬戌得于海上。董思翁云:米无正书,真行者为正书。又云:米自贵其小楷,云不轻为人写。所谓狮子捉象,必全其力。此卷小行楷千五百余字,楮墨完好,神采奕然,真希有之珍也。癸亥午日,顾文彬记。)

  这条记录现在来看,颇具戏剧性,当时潘认为米芾所作《崇国公墓志》是“绝佳”,顾文彬得之亦称赞有加,但到了顾文彬的《过云楼书画记》里,则是另外一个记录:“自来著录家相传名迹而实系托伪者,如苏文忠《乞居常州奏状》、米元章《崇国公墓志》之类,既审赝本,概不入录。”此作到底真伪几何,鉴赏家徐邦达也曾有专文论述,以上记录倒可为之参考资料补充。

  丙戌二月二十三日,梅麓携示王叔明、黄大痴、沈石田山水三幅。又宋拓《玄秘塔碑》,盖得之光福金姓者。……(大痴幅,亦于壬戌得于海上痴。边绫有董思翁两跋,称为所藏大痴画中领袖。有三松老人一跋,跋中有“梅麓携示”之语,故知即是此幅也。癸亥午日,顾文彬记。)

  黄大痴(黄公望)画幅即为后来的《黄大痴秋山图卷》,顾文彬得之,传至孙辈顾鹤逸。顾鹤逸曾在《过云楼续书画记》中加以详考,“此大痴《秋山图》,为余生平所见元以来山水第一本。润州张氏修羽所藏。”顾鹤逸着重对该图卷的艺术手法作了详尽考证,同时还驳斥了恽南田、王石谷对此图的“白云以粉汁淡之”说法,谓之“张大其词”,考证中还以家藏黄公望《书理册》证,“白云不须用粉,不加色处自然而白”。顾鹤逸对于艺术的追究、较真,可见一斑。

《须静斋云烟过眼录》刻本

  常听顾文彬玄孙顾笃璜先生提及顾家与潘家的世交,从这些按语中即可窥见两家交情一二,几代人的相处靠的不是生意、利益,反而是在于对艺术的钟爱,潘家数代人坚持整理出版家藏,文中多提“过眼云烟”,书名也是“云烟过眼录”,顾氏收藏楼更是直接取名“过云楼”,可知双方志趣追求,潘、顾家族的交往历程,有太多的东西值得现代家庭借鉴学习,更值得有识之士深入研究。来源王道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福建白癜风的危害